三星Note7爆炸后的60护士心得体会范文3天,欠中国维权者的道歉,何时能还?.

  5月14日,三星Note7爆炸案一审第二次开庭。

  作为“四炸机主”的老回,指控三星隐瞒了电池有缺陷的真相,要求根据消法的规定进行三倍赔偿。

  但三星拒不承认欺诈行为,并不知道电池有缺陷。

  这场官司从2016年11月17日开始,拖了差不多一年才开庭,第595天才二次庭审,维权路十分漫长。

  在开庭前,老回微博上写着:

  这次开庭就俩可能:要么大家一起见证新的历史记录,见证@中国三星是怎么被一个消费者怼疯了的;见证因三星败诉后要面对18.9万台国行note7销售时欺诈的集体诉讼,每台三倍赔偿总计34亿多。要么就是大家一起见证尽管法理、证据全都有官司却赢不了,共同见护士心得体会范文证“卧槽,这都能输?”的疑问。无论结果如何,我们都共同见证了一台三星手机爆炸595天后才进行一审第二次开庭,见证中国消费者维权是有多么的难。在第一次开庭中,三星律师没有拿出任何新证据,整场都在装傻卖萌。或许他期望法官提问双方是否同意调解时我会让步,我坚定的以“不谈!”做出了回应。第二次开庭因为也是公开审理,三星就算是装也得装出很有证据的样子,要不谁也没法配合演下去。

  二次庭审中,三星律师提供多份证据,不过漏洞百出,被老回和他的律师怼成筛子。

  老回:“三星提交的证据,没有一份对我们不利,要么跟案件无关,要么提供的证据,对我们反而更有利。”

  三星律师拿出一份四百页的电池检测报告,摘要里显示“最有可能”的是电池原因,但未证实手机本身是否有缺陷。

  林翔律师表示,即使国内的电池安全,也不代表Note7手机用了就安全,而且检测机构没有把电池放在手机的使用环境下检测。

  老回和林律师在报告里还发现了一句话:因样本容量过小,不能推断整个型号的电池状况,检测结果代表性有限。

  三星方面明知道送检的样本数量有限,所作出的报告不具有普适性,仍坚持使用。

  此外,老回看完样品图片后,发现样本电池是从机器上拆下来,在检测过程前已对电池造成严重损毁,等同于报废。

  因为软袋装锂电池在装配时,是禁止任何的磕碰和折损,因此三星检测报告的样本被老回和律师否掉。

  三星还提供一张光碟,里面存储了大约20万台的手机和电池序列号,但没有经过公证,且里面文件修改日期显示:2018年4月18号。

  一个两年前被停产的手机,文件日期仍在更新,说明有过篡改痕迹,证据同样失效。

  实际上,三星律师一直探讨国行手机的问题,可老回的重点是:你说国行Note7没问题,那我买了,为什么还会炸?我不关心电池,也不想知道。

  依照消法的举证需要“责任倒置”,三星必须证明自己没有欺诈,否则就要作出“惩罚性赔偿”,所有购买过国行Note7的机主,都可按照中国的路痴法律起诉三星。

  也就是每人要赔偿5988*3,即17964元,总赔偿额达到34亿多。

  艰难的维权之路

  有人会问,三星明明就note7事件道歉,且提供换机服务,为什么老回还死磕下去?

  确实,三星在官方声明中“感到歉意”和“让你们困扰了”,但至今没有向爆炸案中的所有受害者道歉。

  当国外已经出现电池燃烧的报道时,三星公司声称:

  “9月1日起在中国市场正式发售的国行版本,由于采用不同的电池供应商,而不在此次更换范畴,中国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”。

  9月14日,三星公司再次强调:中国消费者可放心购买及使用。

  基于三星的承诺,老回在9月25日购买国行Note7,第一次充电手机就爆炸了。

  三星售后上门,想取走手机做检测,但老回坚持要一起检测,被拒绝了。

  老回没办法,只能要求三星立即停售国行Note7,或者告知公众国行Note7的事故,同样被拒绝。

  四天后,三星发布公告,将国内的所有炸机案归为“外部加热”,但至今没有提供实验室报告:

  在公告里,三星仍继续声称“可以承诺设备的安全性和可靠性”:

  这就是为什么老回要起诉三星的原因,明知手机有安全隐患,仍继续“嘴硬”销售,符合欺诈行为。

  为了破解“外部加热”的谎言,老回和央视记者飞赴上海,检测手机电池:

  最终,泰尔实验室给了老回最权威的检测报告,上面注明:“未发现外部加热的痕迹,样品的损毁由电池自燃所致”:

  为了打脸三星,老回和央视记者前往三星电子中国总部,在镜头下指着手上的报告,要求给予合理解释:

  三星的售后经理表示,48小时内给老回答复。

  两天后,老回接到电话,三星的意思是还在内部讨论,打电话是表示还在沟通的态度。

  老回很果断:“请你们准备好,21日上午我会去三星总部与你们会谈,请叫上你们的法务部门,我们一起谈谈如何遵守中国法律。”

  10月21日,老回带着拍摄设备来到三星电子总部,然而交涉一天,没有任何实际进展,三星方面永远是打太极糊弄。

  10月24日,老回继续来到总部,并通过访客手续上了11楼,希望能见到韩方高层,给一个答复。

  这是发生了冲突,韩方人员企图抢夺拍摄器材,并用手卡住老回的脖子。

  最终老回拿出视频录像,韩方人员才妥协,约定好明天早上9点,韩方管理层和法务部门和他交谈。

  10月25日早上,老回来到三星总部,从约定的早上9点等到11点,没看见任何的韩方管理层。

  老回去询问楼道的保安,麻烦他联系一下,结果来了十多位保安,并用难听的话要求他离开,称他扰乱了办公秩序。

  老回拒绝,说已经和三星约好时间。一位物业经理说要把他铐起来,老回留了心眼:一个大厦物业怎么会有手铐这种警械?

  他还发现工作人员挂着的记录设备,都有警察徽章和字样,“非执法单位不得持有、使用这种带有警察徽章与字样的警用装备。”

  最终老回只能继续等,持续到下午五六点钟,那时三星的工作人员都陆续下班了。

  老回跟投诉部门经理说:“请您上报,作为三星的消费者,按照三星约定的时间会谈,却没有任何人出现。我今天不会离开,等待三星公司的解决方案。”

  晚上八点,没有任何人出来解释,也没有任何安排和建议。

  老回在微博开启视频直播,和一万观众见证这个荒诞的夜晚,带着观众夜游三星总部的公共区域,并站在总部前台,拍下标语:

  “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,贡献于中国社会的企业。”

  早上6点11分,老回离开三星,走在回家路上,突然明悟:三星一开始就没打算处理Note7的爆炸事故,诚信只停留在纸面上。

  老回在起诉三星的过程中,还碰到另一起三星手机爆炸案:

  2017年3月9日凌晨四点,贵州安顺普定县的冯先生从梦中惊醒,看到女儿撕心裂肺地哭,胸前燃烧着大团火焰,床单被褥都在燃烧。罪魁祸首是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三星Note4爆炸了,喷出炽热的电池电芯,灼伤女儿的皮肤。冯先生立即抱起她赶往市里医院。

  在3月15日那天,三星公关回应媒体:目前我们初步判定电池是假冒三星品牌的电池,但要等调查结果出来,才会有正式的官方声明。

 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5月1日下午,有知乎用户告诉老回,有一个小女孩被三星手机炸伤,三星却一直没管,家属在手机店门口上贴了告示:

  老回很疑惑,问了当初跟进这件事的媒体,发现没有人收到三星的“正式官方声明”或者“调查结果”。

  老回为了帮冯先生维权,亲自跑到贵州,从他得知,“三星员工没拿出任何证件,对手机拍了几张照,然后断定电池是假的。”

  冯先生坚持说没换过电池,就连手机后盖也没拆卸,手机包装盒完好。

  随后,老回多次联系三星电子的中国高管,跟进这件事,但三星代表一直不肯交出电池检测报告。

  一个月,三星代表拿着检测报告来到普定县工商局会场,本以为只有冯先生一人,却发现“老朋友”老回也在场,上演一场被打脸的精彩戏份:

  04:49

  七月,冯先生带女儿去贵阳做伤残鉴定,随后进入起诉程序。

  但是至今仍停留在最初始阶段,因为三星经销商申请了“管辖异议”,拖延了开庭时间。

爱的诗

  我问老回:“距离第一次庭审,还要多久时间?”

  他说:“最早也要到8、9月份,甚至可能更迟。”

  大公司很喜欢用“管辖异议”这招,如今冯先生的女儿由于被毁容,如果拿不到赔偿金,将错过最佳的整容时间。

  试问,如果这场爆炸不是发生在贵州一个偏僻小县城的普通农家里,而是在北上广等大城市,那三星肯定不敢在没有确凿鉴定的情况下,敢说电池是假货了。

  缺乏诚意的道歉

  再来看海外,三大主流报纸都有刊登整版的道歉声明,附上三星电子北美总裁的签名:

  中国是等到大半年后,才正式道歉。令人寻味的是,一些新闻稿会加进这句话:

  让三星的代表鞠躬道歉,并非强人所难,毕竟三星管理层说“用韩国人的方式道歉”,然后带着一群中国人下跪:

  最后重点谈谈三星S7 (edge)的问题。

  在第二次庭审上,老回有说道,S7 edge的爆炸数量更多,时间更早,光他收集的事故就有五十多例:

  因为S7 edge的各种爆炸案例,没有集中在某个时间点,因此容易被人忽略。

  如果各位对这些资料保持怀疑,可去微博自行搜索:“S7 edge (空格) 爆炸”,你会发现,原本身边的炸弹竟然有那么多。

  如今S7 edge在网上平台仍有销售:

  消费者想买什么手机,是自己的选择,但理应有知情权。三星有义务对外告知S7 edge存在的安全缺陷,而不是签各种保密协议来隐瞒真相,损害国内消费者的安全。

  也因此,三星既没有公开S7 edge的安全隐患,更没有对事故机主进行公开道歉。

  引用老回的话:“既然打死都不肯道歉,那就打死好了。既然习惯欺负消费者,那我就怼死好了。”

  中国消费者维权难

  “为什么中国消费者维权那么难?”这是老回的心声,也是所有维权者的共同心声。

  从老回的手机爆炸开始,微博就有人造谣,老回勒索三星5万元;24小时后,数额上升到20万;然后315万,最后变成北京一套房......

  往往一个维权者还没发关于秋天的诗歌声呐喊,就被公关成贪婪无耻的碰瓷者,被抹黑和混淆言论。

  老回的父亲曾跟他说:“千万别收三星的钱,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  老回对我说,他怼三星,最值得骄傲的是影响力,因为他绝对不虚构任何事,都是有讲事实摆证据,有大量视频和语音,让三星无可奈何。

  他还将自己形容为虎鲸:“三星摊上我,算他们倒霉。”

  三星就像渔夫,一天到晚往海里扔小炸弹炸鱼,炸完就捞。炸鱼是不合法的,有一天他终于炸到了虎鲸,虎鲸把船给掀了。

  不要说什么“正义会缺席,但不会迟到”,也不要说“为众人抱薪者,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。”

  正义确实缺席,并且迟到了604天;为众人抱薪,有的人冻毙于风雪,有的死于流言,只剩下老回一人。

  如果你是一名冷眼看客,还请多一份包容,去见证中国消费者维权的改革,或者目睹一颗鸡蛋奋不顾身撞向高墙的决心;

  如果你是为不平声援,请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勇气,让它和萤火一般在黑暗里发光,不必等候炬火,能发一分热,就争一分光;

  如果你是坚定的维权者,请尽管踏步向前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,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

  如果你是芸芸众生的平凡一员,宁可卑微如尘土,也不能扭曲如蛆虫。在还没被世界磨去棱角之前,请先努力做个有棱有角的人。

发表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

相关文章